海昏研究

您当前的位置:云顶娱4008网址 >资讯资讯 > 海昏研究
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刘贺墓出土玉器
发布时间: 2019-12-02       点击数:76

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刘贺墓(M1)出土玉器约 400 件(套),包括约 40 种器形。全部玉器分散存放在墓室的不同区域(墓室平面图参见本期第 5 页图一), 表现为不同区域器形有别,具有不同的功能属性。 据此特点,本文按出土玉器的不同区域划分,共甄选出具有代表性的38 件玉器先容如下。


一 西藏椁


(一)娱乐用器库


共出土玉器 13 件,其中舞人玉佩、双龙首玉珩、石管三件同装在一个漆盒里,被认为是组玉佩;盖纽和片状嵌饰多成对出现。


图一 舞人玉佩(M1 ∶ 727-3)


舞人玉佩 标本 M1 ∶ 727-3,和田白玉,有淡黄色沁。片状,双面透雕舞女,瓜子脸,长直鼻,前发扇形覆额,脑后长发编辫,两鬓有盛鬋。身着右衽袍服,袖口、衣缘均有缘饰,衣长曳地,腰间束带,左臂上举,扬袂于头上作舞,右臂横置腹前。玉佩细部由单阴线刻划,上、下各出一个半圆穿孔凸起,可供系佩。 器表打磨抛光好。高 93、宽 30.5、厚 4~4.2 毫米(图一)。


图二 双龙首玉珩(M1 ∶ 727-1)


双龙首玉珩 标本 M1 ∶ 727-1,和田白玉,有黄褐色沁。片状,双面雕同体双龙,两端龙首对称,叶形耳,水滴形眼,口微张,上颌上翘,下颌内卷,下獠牙尖锐。龙身砣刻弧线、云纹和如意纹, 凸弧一侧正中穿一小孔。器表打磨抛光好。 长 173、中部宽 27、两端宽 36、厚 3.4~4.2 毫米(图二)。


图三 龙形石盖纽(M1 ∶ 1-1-3)


龙形石盖纽 标本 M1 ∶ 1-1-3,后足残缺,灰白色大理岩,风化不明显。片状,双面透雕龙形,蹲状,昂首挺胸,整体呈S 形,叶形耳,杏眼,上下颌均向下内卷,口中衔珠,头顶一束鬃毛下垂外卷, 尾部上翘。 龙身以阴线勾勒出身体结构,底部钻有前横孔、中直孔和后斜孔,用以固定。残高 30.9、宽 25.7、厚 4.5 毫米(图三)。


图四 兽形石嵌饰(M1 ∶ 1-1-10)


兽形石嵌饰 标本 M1 ∶ 1-1-10,左脚趾前端残,浅灰白色灰岩,无风化。片状,单面浅浮雕立兽,面部宽扁,独角,双耳竖立,眉梢上翘,眼球圆凸,蒜鼻,歪嘴露出三颗上门牙。下肢单膝跪地支撑站立,上肢摆出招手与抚胸姿势,手分五指如人手,指甲尖长,胸腹部浑圆,身形似熊。兽身以涡卷纹勾勒关节,以平行短线纹表现鬃毛。 正面抛光, 背面未抛磨。高 52.5、宽40.8、厚 2.6~3.8 毫米(图四)。


图五 双狼猎猪纹石嵌饰(M1 ∶ 1-1-5)


双狼猎猪纹石嵌饰标本 M1 ∶1-1-5,左外侧残,灰色蛇纹石化大理岩,有白黄色沁。片状,单面镂空浅浮雕双狼猎猪图, 猪在下部,张口挣扎;左上方狼左前爪揪住猪颈上鬃毛,撕咬其背;右上方狼左前爪擒住猪吻部,右前爪按在左狼腿上,猛咬猪头部,场面生动。兽身以平行短线纹表现鬃毛。 长 53.8、宽37、厚 6.1 毫米(图五)。


(二) 娱乐用器库与文书档案库之间的漆箱内


漆箱内装有玉器 189 件,其中玉剑饰 44 件,但无法全部匹配成套;玛瑙贝形饰 25 枚;小型人佩饰10 余件以及近百件未加工成器的玉材、玉片。


图六 谷纹蟠虺纹玉璧(M1 ∶ 732-3-221)


谷纹蟠虺纹玉璧 标本 M1 ∶732-3-221,外缘有一处残缺,和田白玉,沿裂隙有灰色沁。平面环形,厚薄不均。正面浅浮雕谷纹和蟠虺纹,内、外缘各阴刻一圈细线;背面无纹饰,存在片切割台痕。直径59.6、孔径 23.4、厚 2.4~3.5 毫米(图六)。


图七 龙形玉佩(M1 ∶ 732-3-225)


龙形玉佩 标本 M1 ∶ 732-3-225, 下半部残缺,和田白玉,通体有灰黑色沁。 片状,透雕回首龙,杏眼,斧形上下颌,张口衔珠,鬣毛分枝回卷,腿部肌肉发达,足分两趾。玉佩用管钻钻孔后以拉丝工艺镂刻, 以阴刻线饰身体细节。 长 56.2、宽 41.1、厚 2.3 毫米(图七)。


图八 柿蒂纹云纹玉剑首(M1 ∶ 732-3-69)正面


图九 柿蒂纹云纹玉剑首(M1 ∶ 732-3-69)背面


柿蒂纹云纹玉剑首标本 M1 ∶ 732-3-69,和田白玉,有褐色沁。圆形,正面内凹,内区浅浮雕四瓣柿蒂纹,周围环绕阴刻线两圈,外区雕八个正反相间的“丁”字形云纹。 背面中央榫卯部位为圆形凸起,中间管钻一圆槽,圆形外缘表面与侧面呈直角对穿一孔径 1 毫米的隧孔。表面抛磨好。 直径 44、高 10 毫米(图八、九)。


图一〇 兽面纹螭纹玉剑格(M1 ∶ 732-3-82)


兽面纹螭纹玉剑格标本 M1 ∶ 732-3-82,和田白玉,散布褐色沁。断面菱形,上端中部琢一凹形缺口;侧面中间起脊;下端中间出尖,中有长方形穿孔,孔前沿两侧磨出 V 形槽。 一侧面高浮雕螭纹并辅砣刻阴线,螭头似猫,一首双身,三角耳,圆眼,直鼻,鬣毛长回卷,躯干作U 形状。 另一侧面以中脊为鼻,阴刻兽面纹,两边对称 ,方眼,躯干曲折外展并饰平行双弧线和卷云纹。 长 56.2、宽 18.4、厚 22.5 毫米(图一○)。


图一一 兽面纹玉剑璏(M1 ∶ 732-3-75)


兽面纹玉剑璏 标本 M1 ∶ 732-3-75,和田白玉,有少量淡黄色沁。体长方形,两端下弯微卷,正面一端浅浮雕兽面纹,圆眼,丝束角,额部有卷云纹冠饰,冠饰中间出尖形成一条直线延至另一端,该直线作为兽背部脊线,两侧饰以五组对称的卷云纹,且正反相间分布;两侧缘斜坡状;背面琢出长方形銎。正面抛磨出玻璃光。 长 86.9、宽 25、厚 14.1 毫米(图一一)。


图一二 螭纹石剑珌(M1 ∶ 732-3-65)


螭纹石剑珌 标本 M1 ∶ 732-3-65,乳白色黄蜡石,有浅黄色沁,质地细腻,有蜡状光泽。梯形,断面呈橄榄核形。上端正中管钻一直孔;侧面深浮雕背向的两只螭 ,一只垂首 ,一只抬首,梯形头,曲耳,鼓眼,阔鼻,咧嘴,躯干呈 S形,四足,三爪 ,绞丝长卷尾 ;另一侧面则浅浮雕一只螭。底长 51.9、高 31.2、厚 22.3 毫米(图一二)。


图一三 玛瑙贝形饰(M1 ∶ 732-3-96)


玛瑙贝形饰 标本 M1 ∶ 732-3-96,褐色玛瑙,内有“红点”,保存完整。仿海贝形,正面隆起,中部竖刻长齿槽,齿槽两侧横刻短齿纹,齿槽两端各管钻一小穿孔作穿系用;背面平。长径 19.6、短径 12.5、厚 4.4 毫米(图一三)。


(三)武库


出土玉剑饰 34 件, 但无法全部匹配成套,另有一枚玉印。


封三:1 谷纹玉剑首(M1:507-2)


谷纹玉剑首 标本 M1 ∶ 507-2,和田白玉,密布棕褐色沁。圆形,正面浅浮雕规整饱满的谷纹;背面中央榫卯部位为扁圆柱状凸起,正中有一直孔,周边等距离管钻三个与直孔贯通的斜向隧孔。 直径 48.3、高 17.1 毫米(封三 ∶ 1)。


封三:2 素面玛瑙剑格(M1:494-2)


素面玛瑙剑格 标本 M1 ∶ 494-2, 暗红色缠丝玛瑙。 素面,断面菱形,上端中部琢一凹形缺口;侧面中间起脊;下端平,中有长方形圆角穿孔,孔壁内竖痕清晰。器表抛磨效果好,有玻璃光泽。 长 53、宽 11.6、厚 22.4毫米(封三 ∶ 2)。


封三:3 螭纹玉剑璏(M1∶486)


封三:4 螭纹玉剑璏(M1∶486)


螭纹玉剑璏 标本 M1 ∶ 486,和田白玉,密布灰黑色沁。体长方形,两端下弯微卷。正面深浮雕三只子母螭,中央大螭梯形头,曲耳,鼓眼,阔鼻,张嘴露齿,昂首,躯干呈 S 形爬行,绞丝长尾回卷,身体饰羽状纹。一端与大螭对视的小螭,曲耳,弯眉,圆眼,尖嘴,鬣毛细长,躯干呈 C 形爬行,分支尾,身上阴刻鳞状纹,尾饰密集短阴线。另一端小螭张口咬住大螭尾巴,曲耳,弯眉,鼓眼,直鼻,躯干呈 C 形爬行,短尾,身体脊线和腿部饰平行短阴线。器背面琢出长方形銎。 长 102、宽 24、厚 23 毫米(封三 ∶ 3、4)。


素面玉剑珌 标本 M1 ∶ 507-4,和田白玉,散布灰黑色沁。梯形,断面呈橄榄核形,素面。上端中部管钻一直孔, 孔的两侧各钻一个与直孔相通的斜向小隧孔。 长 48.4、高 39.5、厚12.7毫米(封底)。


二 主椁室


(一)西室


西室出土遗物以青铜器、漆木器和金器为多,玉器少且多为青铜器、漆木器上的装饰物。其中有一件蟠虺纹龙首纹龙形玉饰出土时套在青铜杵上,很有可能是临时放置的。


图一四 蟠虺纹龙首纹龙形玉饰(M1 ∶ 1483-1)


蟠虺纹龙首纹龙形玉饰标本 M1 ∶ 1483-1,和田白玉,有浅褐色沁。龙首前伸,圆眼,下颌上翘,上颌外卷,闭口;龙身竖直,两侧出勾形翼,翼饰羽鳞状纹,背出一素面拱形横穿孔纽;龙尾盘旋呈筒形。龙通身表面浅浮雕蟠虺纹龙首纹。 从上向下俯视,外轮廓呈正方形,拱形纽亦位于正方形棱角处, 内壁呈圆形曲面,总体呈内圆外方之态,应为早期高体玉琮改制而成。 长 55.9、宽 55.8、高 89 毫米(图一四)。


(二)东室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